瓜果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瓜果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朗六年业绩低迷背后贝尔实验室的创新压力

发布时间:2020-01-14 20:02:33 阅读: 来源:瓜果类厂家

头顶“贝尔实验室”的光环,代表法、美两国的国家名片,在固网及无线领域仍具备很强技术优势的阿尔卡特·朗讯(以下简称“阿朗”),已经被其糟糕的财务状况拖累的不堪重负。

根据阿朗上周五发布的201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受全球移动运营商普遍减少移动和固定网络设备的支出影响,该公司第三季度净亏损1.46亿欧元(约合1.88亿美元)。

其实,业绩亏损对于阿朗来说,算不上什么新闻,因为自六年前法国设备巨头阿尔卡特和美国设备巨头朗讯科技合并成立了阿尔卡特朗讯之后,该公司仅在2011年实现过盈利,其余的时间,这家公司一直都在亏损。

除了欧债危机导致的全球电信业持续低迷等宏观因素,究竟是什么让这家贝尔精神的继承者逐渐没落,成为处在“悬崖边上的公司”,阿朗的未来,还有机会么?

贝尔实验室的“光环”

如果要剖析阿朗衰落的原因,可能还要从阿尔卡特和朗讯合并之前的美国电信设备商朗讯说起。

朗讯科技,曾经是美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在光通信和CDMA领域,该公司拥有较强的技术和市场优势。自1996年正式成立以来,由于处于互联网快速成长和逐步商用的时期,加之其出身AT&T显赫的身世,朗讯备受投资者追捧,其销售业绩连续15个季度强劲增长,其股价也一度飙升到创纪录的84美元,1999年1月,朗讯的市值高达1340亿美元。

而归属于朗讯旗下的“贝尔实验室”更是被称之为美国的国家名片,是新通信技术的主要发源地以及通信网络领域最具创造性的动力源(600405,股吧)泉,该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共获得过七项诺贝尔物理学奖、九项美国国家科学奖以及八项美国国家科技奖。在20世纪,“贝尔实验室”一直是美国创新精神的代表。

对朗讯科技来说,拥有贝尔实验室无疑是巨大的光环和殊荣,但作为一家市场化的公司,贝尔实验室在基础和尖端领域的超前技术研发投入也给朗讯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据公开资料显示,朗讯每年投入在研发上的费用大约占该公司总收入的15%-20%,远高于其他电信设备商10%左右的投入力度。

同时,贝尔实验室作为一个科学家云集的科学圣地,其对技术产业化的重视程度较低,很多基础及尖端研究成果并没有给公司本身带来直接的经济效益。

此外,贝尔实验室作为通信行业的技术领军者和探索者,缺乏市场预测的超前研发投入,也给整个公司带来了不可预测的风险。

就拿贝尔实验室引以为傲的光纤技术来说,虽然光线技术给贝尔实验室带来了诺贝尔奖,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对光纤的大规模研发投入却最终给朗讯带来了灾难。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电信市场出现疯狂增长,大家只看到光纤通讯的诸多优势,却没有考虑谁来用,需要用多少,结果大量的光缆被埋到地下,到了2000年这个大泡沫终于被吹破,朗讯也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事实上,一个研究成果可能在尘封多年后才能发现它巨大的价值,但对商业公司来说,太过超前的行为意味着极大的成为“先烈”的危险。

疯狂的种子

1999年,后起之秀思科战略转移到通信业,形成了与朗讯的对峙,到处抢夺朗讯的市场份额。1999年第一季度,当朗讯公布的增长率较去年大幅降低后,华尔街立即将朗讯的股票拉下了3%。

而朗讯挂里层层没能及时把握环境变化和自身定位,为了保持此前的高速成长以取悦华尔街,朗讯管理层在公司已经衰落之时仍然制定了很高的销售目标,并为此从事了一些及其危险的游戏。

当时,朗讯对自己的一些缺乏资金的新兴运营商客户,慷慨地提供买方信贷,借钱给他们来购买朗讯的设备,而且没有任何信用评估级别的限制。当2000年这些新兴的运营商随着互联网经济的退潮开始剧烈震荡并裁员之时,朗讯还在不计后果地扩大借贷的额度。

根据当时的协议,很多运营商直到2003年才会偿还朗讯本金。但是现在看来,这些公司亏损的巨额天文数字已经在漫天飞舞,债券已经缩水到几十美分,可能等不到还钱的那一天,他们就会自动消失。朗讯给客户的借贷资金达到67亿美元,其中有13亿实际上已经再也无法收回。

此外,为了刺激一些运营商提前购买自己的设备,朗讯给运营商以巨大的折扣。因为朗讯不能等,每个季度都有赢利的目标,这个季度销售业绩不好,朗讯立刻就会受到华尔街的惩罚。

朗讯的行为虽然维持了暂时的繁荣,却为将来埋下了后患。大幅度的折扣使朗讯的利润越来越薄,而且这些提前购买的运营商未来将不再有需求,以后的增长难以为继。

对于增长率的急功近利逐渐把朗讯逼上了绝境,也使朗讯逐渐失去了对未来市场需求的预测能力。最终,疯狂的朗讯为自己激进的市场行为种下了祸根,朗讯终于在2000年的那场电信泡沫中崩盘。2000年,朗讯销售收入从1999财年第四季度的100亿美元一路下跌至2003财年第一季度的20.8亿美元,其股价更是一泄如柱,在2002年9月一度跌至几十美分,陨落之快令人震惊。

沉重的合并

相比于朗讯,阿朗的另一个部分法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阿尔卡特的业绩一直相对平稳。

2006年,阿尔卡特宣布与当时刚刚从电信业泡沫中缓过来的朗讯合并,新公司阿尔卡特·朗讯从此诞生,合并后的阿朗市值高达33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爱立信的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

有不少电信业资深人士回忆道,当时业界对阿尔卡特和朗讯的合并是非常看好的,因为阿尔卡特和朗讯在产品范围上多有重合,且各有所长。比如在无线领域,阿尔卡特的优势是在WCDMA领域,而朗讯的优势则是在CDMA领域,也因此,朗讯和阿尔卡特的联姻被业界视为“天生一对”。

但正式这个“天生一对”的新公司,在合并之后却并未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快速成长。与所有大公司之间的并购一样,阿朗在合并之后迅速陷入到了整合中的泥潭。

也许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很大的差距,两个公司的融合始终是并购中最难跨越的难题。就在阿尔卡特朗讯忙于内部整合时,原有的客户不断流失,新产品不足导致无线通讯领域更多的市场份额被对手拿走。

特别是法国和美国的文化差异,使得这种融合更为困难。自韦华恩出任CEO后,他提出工作一定要有乐趣,但是当他去巴黎时,那边的同事告诉他,在法语里根本没有表达工作中的乐趣的词,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工作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与此同时,朗讯的遗留问题依旧是拖累阿朗前进的主要障碍。事实上,阿尔卡特当年花了115亿美元买回来的资产,每年都在贬值。有分析师称,阿朗这些年的纯利润是负的,但经营现金流是正的,“它一直在为并购朗讯的资产进行减记”。换句话说,阿尔卡特当年花了118亿美元买回来的资产,却每年都在贬值。

CDMA曾经是当年朗讯与阿尔卡特谈判时最重要的砝码,但自CDMA的后向演进方向导向LTE之后,全球的CDMA市场前景暗淡,再加上阿朗在全球市场上难敌后起之秀华为中兴,使得曾经让朗讯引以为傲的CDMA产品线沦为阿朗的负担。

此外,在合并之前,朗讯曾有一项340亿美元的退休金计划,涉及其2万名美国员工以及12万名美国退休员工。按照当时双方所达成的约定,合并后的新公司必须得保障23.5万名朗讯退休人员及家属的养老金和保险。这也就是说,阿朗至今还在为朗讯的退休人员及家属支付养老金和保险。

受累于朗讯沉重的包袱和全球电信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阿朗自合并以来持续亏损,其股价也在2008年一度跌至1欧元以下,濒临倒闭。不过幸运的是,前英国电信CEO临危受命于2008年年末接手阿朗,并实施了一系列瘦身计划,剥离了数十个产品线,使得阿朗开始逐渐恢复元气。

2011年,阿朗实现自2006年合并以来的首次盈利,但仍未能实现公司持有现金量的目标。韦华恩当时称,预计到2012年年末,这家曾经长期处在“悬崖边上”的公司将能够增强现金状况,使自由现金流由负转正。

大而全还是小而美?

但是,欧债危机所带来的新一轮电信业危机,给这家刚刚开始步入正轨的公司再一次带来了灾难性的打击。受全球移动运营商普遍减少移动和固定网络设备的支出影响,该公司第三季度净亏损1.46亿欧元,连续两个季度亏损。

根据Gartner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增速仅为12.2%,大大低于2010年的31%。英国研究公司Ovum预计,2012年电信运营商支出增幅将降至5.5%,远低于2011年的12.2%。业内普遍认为,受欧债危机及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影响,未来几年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增速将持续下滑,现有的市场空间难以支撑目前五大主流电信设备商的生存与发展。

也正是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全球主流电信设备商或者收缩业务线专注于优势市场,或者开始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谋求更大的市场空间。目前,爱立信开始专注于移动宽带、电信管理服务、运营支撑系统及业务支撑系统三大领域;华为则开始在运营商市场之外,大规模的拓展企业业务及终端业务;诺西也开始收缩业务线,向移动宽带和服务市场等优势市场收缩。

阿朗也不得不提出了新一轮的减负计划,2012年7月,阿尔卡特朗讯宣布将再次削减7.5亿欧元的成本,退出不盈利的市场、取消部分合同,并裁员7%约5000人。

“虽然阿朗也在缩减业务线,但是相比于其他设备商,阿朗的转型方向并不十分明确。” Gartner(中国)电信运营商及网络首席分析师田颖表示。

田颖表示,尽管阿尔卡特朗讯在过去几年内剥离了数十个产品线,但相对于其他设备商,目前阿朗的业务线仍然属于大而全的范畴。“这样的产品线结构不利于在当前的环境下会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不益于企业运营状况的改善。”

“目前这种全产品线的电信设备上只有华为、中兴和阿朗,而阿朗的产品在性价比上又不及华为和中兴,难以与之进行竞争。”田颖表示,反观爱立信和诺西,都将自己的业务收缩到了自己特别具有优势的领域。比如爱立信就把自己的主要方向转移到了移动宽带上,而其所专注的三大业务都是在为移动宽带服务。

有不少国外分析师也认同田颖的观点,有分析认为,阿朗7月份宣布的重组计划不足以解决该公司的结构性问题,该公司还是产品太多,消耗了太多的现金。不过也有分析解释道,阿朗选择在短期内不会出售大量的资产,是因为该公司的股价下跌和市场疲软的前景,降低了资产的价值。

田颖认为,当前阿朗在固网、无线和IP通信市场都具有一定的技术优势,该公司之前推出的Lightradio也具备很强的技术优势。但是,由于欧债危机推迟了运营商的投资,对阿朗来说,即便具有优势的产品也难以为该公司提供正向的盈利能力,阿朗可能迫切需要认真思考未来的转型方向以应对危机。(王鹏)

名医汇

免费在线医生

预约挂号平台电话

海外就医市场

相关阅读